第0a02版:第1眼 上一版  下一版
日期:[2013年08月14日] -- 第1眼 -- 版次:[a02]
“陈宝成”不经拆,“张必清”才抗拆?
2013年08月14日

  

□华西都市报评论员李晓亮
  又一“神医”被牵扯出来。说是“医”,有些勉强;论其“神”,则恰如其分。此事缘起,是因高调张扬的“神级违建”——楼顶别墅。有山有草,一晃六年,俨然一个“花果山”,“花果山”主人张必清,曾是北京某区政协委员。
  违建时间长,不算神,不少人家私自改建,只要无安全隐患,无噪音扰民,无公益纠纷,那么大可睁只眼闭只眼,这是人性执法。神的是,城管调查了5年,而城管“最大的难题是进不去门”。
  且张必清不是小修小补,小打小闹,拆了原楼,建了更夸张的“石头城堡”。怪石嶙峋、绿树茵茵,大别墅加练歌房,修在地面,只要有钱,就是把微缩的苏州园林都搬到家都没问题;可大肆破坏原来建筑结构,生造出一个只显摆,只顾观景快活的逍遥城,而不管不顾邻里投诉,不理不睬监管调查,扰民扰得理直气壮,就过分了,有钱也不行。
  被城管追堵五六年,门都没怎么开的张必清,昨儿终于服软。至少承认违建,承诺自拆,但还讨价还价,建议保留假山,“才能住人”。若真是房屋设计问题,应由开发商或物业统一改造;而若是个人“矫情”,监管上就要一视同仁,不能客气。
  即便承诺拆除,可“神级违建,经久不拆”的账,还是要算。违建能修炼到如此神通,几乎对一切执法免疫,或也不光是张一人神功通天吧?监管部门几年“进不了门”,甚至“文明”到“软弱”的形象,似与其一贯强硬做派,相当违和。
  若一个扰民扰得肆无忌惮的人,都能拒城管于门外达数年之久,或就不致听见那么多摊贩冤魂的悲鸣,某些强拆悲剧也能止息了。可是,对比最近“陈宝成因拆迁维权遭羁押”事件,却仍让人心寒:一个法学高材生,知名媒体人,在维权中被打被拘;而一个点穴治病,结交名流的奇经堂主,被投诉时却能叫嚣“敢住就不怕告”的神医大师,却可逍遥这么多年。
  陈宝成们不经拆,张必清们最抗拆。执法也要因人而异,那就不是法治了。仅仅是当过区政协委员,就可以这么牛?这种刺目对比,但愿能像楼顶那碍眼的神级违建一样,早点拆除。
  (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A18版)